黄埔区最新新闻事件

金融新闻

周邦彦这首金陵怀古词,化用刘禹锡的诗作,却浑然天成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3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相信许多人都听说过“怀古伤今”、“借古讽今”这样子的一些写诗意旨,“古事”成了许多诗人用来抒发心情、表达意愿的载体。比如诗经中的《黍离》就是一位亡国大臣看到故国没落荒凉而心起忧伤,发出“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”的感慨。

今天给大家介绍一首周邦彦的怀古词??《西河?金陵怀古》,这和王安石的《桂枝香?金陵怀古》并称双壁,为怀古诗中的佳作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首词引用了刘禹锡两首最著名的怀古诗,分别是《石头城》和《乌衣巷》。

佳丽地,南朝盛事谁记。山围故国绕清江,髻鬟对起。怒涛寂寞打孤城,风樯遥度天际。

断崖树、犹倒倚,莫愁艇子曾系。空馀旧迹郁苍苍,雾沉半垒。 夜深月过女墙来,伤心东望淮水。

酒旗戏鼓甚处市?想依稀、王谢邻里,燕子不知何世,入寻常、巷陌人家,相对如说兴亡,斜阳里。

这首诗的写作背景是宋朝末年,周邦彦晚年时期。当时,宋朝衰微,国家动荡,南方爆发了以方腊为首的农民起义。周邦彦值此被贬,从杭州经过扬州、天水,几经周折赶往金陵任江宁?水令。词人登临赏心亭,俯瞰金陵景物,触景生情,于是写成了这首词。

第一叠佳丽地,南朝盛世谁记?

佳丽地:江南地,这里指金陵城,即现在的南京。金陵城是六朝古都,即孙吴、东晋、南朝四国宋、齐、梁、陈。

南朝:以金陵城为首都的六个朝代。

金陵,是一座繁华的城市,还有谁记得以金陵为都的南朝六国盛况呢?以反问开头,引起人们对南朝盛世的思考,强调南朝的盛况已随流水消逝,旧时繁华,如今没落,一盛一衰形成对比。山围故国绕清江,髻鬓对起。怒涛寂寞打孤城,风樯遥度天际。

山围故国、怒涛寂寞打孤城:引用刘禹锡的《石头城》一诗,原诗为“山围故国周遭在,潮打空城寂寞回”。

髻鬓:分梳于两旁的发髻和鬓发,这里把耸立于长江两岸的山峰比作女子的发髻。

风樯:顺风而起的船帆,樯指桅杆。

金陵城四周,山环水绕,秀峰如同发髻般挺立。惊涛骇浪寂寞地拍打着金陵城,风吹樯桅帆起,小船驶向天际。这句词引用典故,山、清江俱在,江涛依旧澎湃,金陵城却的盛况如今已消失,只剩一座孤城。这句词渲染了金陵城荒凉、寂寞的氛围,烘托词人怀古之情。

第二叠断崖树,犹倒倚,莫愁艇子曾系。

莫愁:相传为金陵一个善歌的女子。《旧唐书?音乐志》中有记载,“莫愁在何处?莫愁在城西。艇子打两桨,催送莫愁来。”

断崖上的老树仍斜倚着,想必聪慧善歌的女子曾在这里系过小艇。一个“犹”字说明断崖前的老树仍在,是实景。“曾”字表明此地过去的人事活动,是虚景。虚实结合,抒发了物是人非的感叹。空余旧迹郁苍苍,雾沈半垒。

旧迹:古迹,包括莫愁女系舟处。

垒:古代军事作战的堡垒。

如今人不见,只剩下旧时的遗迹,而眼前的青山仍郁郁苍苍,浓雾中依稀可见半面堡垒。“空”,徒劳的意思,上一句词和这一句形成了对比,以前断崖边来系舟的人已不在,只剩郁郁苍苍的青山,和残破的半边堡垒。以前繁盛如今落败,落差太大,引发人们的哀叹。夜深月过女墙来,伤心东望淮水。

女墙:城墙上的矮墙。

夜深月过女墙来:引用刘禹锡《石头城》中的“淮水东边旧时月,夜深还过女墙来。”

伤心:一作赏心亭。

淮水:秦淮河。

夜深人静时,一轮明月从短墙上升起,照在赏心亭上,东望是秦淮河。夜深时,词人站在赏心亭上观赏金陵城的古迹和风景。这句词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,词人于此观赏到了上文提到的景物,又做了抒情的前奏,为下文做准备。

第三叠酒旗戏鼓甚处市?想依稀、王谢邻里。

王谢:东晋时期乌衣巷的王导、谢安两大望族,权倾朝野,在当时风光无限。

热闹的酒家,喧嚣的戏楼,这些繁华的景象在哪里呢?想来,应该是在晋朝时乌衣巷王谢两家这里。王谢两家已经没落,乌衣巷换了主人,那么这些繁华的景象也已然消失,表达了人世沧桑、物是人非之感。燕子不知何世,入寻常,巷陌人家,相对如说兴亡,斜阳里。

这一句引用了刘禹锡的《乌衣巷》一诗: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

燕子不会知道如今是什么年代,飞去了寻常百姓家。它们在斜阳下呢喃鸣叫,似乎在诉说着金陵城的盛衰荣辱。燕子怎么会感叹时代变迁、朝代更迭呢?所以燕子其实是词人的投影,词人于金陵城触景伤情,发出人事兴衰的感叹。

这首词全篇已景写情,不加议论,运用今昔对比、虚实结合、远近结合的手法写金陵之景、金陵之事,抒发了作者对人事兴亡的感叹。

返回